双向解析。

さあ狂ったように踊りましょう☆


社交恐惧/严重洁癖/站位混邪/猫狼配激推/习惯性一人乐.
CN空影.

[与我相遇是您的不幸,我的幸运。]

“无法触及…因而闪耀。”

“笑一下嘛…!!”



最近坑里好像来了很多大佬.我好快乐((

二酸化の炭素きみの濃度.

给我爱的北极圈儿cp添砖加瓦:D
请同好和我联系!!和我交流感情!!!拜托了!!!(哭

-
1.2p是看不出的 哨兵向导au私设

艾玛-哨兵.精神体是红豺。
雷-向导.精神体是黑色的狞猫。(现实中并不存在这个色号)

剧情设定搞出来就是几百年后的事儿了…这都不重要。我只希望同好找我玩儿…。还有就是 我永远喜欢艾玛酱!!!!!!

「来一起玩啊!」



让我做这个北极圈tag的开创者吧!!!!(大哭
请薛定谔的同好和我交流感情。如果是我走错了tag,请好心告诉我一下组织的正确坐标…我好饿,我在雪中啃腿肉。

沉眠之白

*Attention

.爽文。
.常人高校生设定,安特库KLS综合症设定。
.使用人称‘他’注意。
.我流ooc。

如果可以的话-.




走廊是白色的。
法斯虚晃着脚步,盯着模糊地映出自己身影的光洁地面出神。
“患病的..前辈,吗?”如此喃喃着,他叹息着抬头立直,故作放松地伸臂舒展着身体,与此同时目光沿四周静默矗立着的冰冷墙壁投向前方。无法触及尽头的白色——白色、白色,以及白色。在这白色的回廊中毫无生气,苍冷的白光灯令他感到些微目眩,朦胧之中所能感知到的除了白色便是自己放大了数倍般的喘息声。他几乎怀疑这是否是某个无限延展的白色的多维空间,而非居住着数量可观患者的病院。长时间地呆在这种地方是会疯掉的吧?他不尽草率地这么判定道。一直以来都住在这里吗?辛苦了安前辈..!怀揣着莫名生出的对尚未谋面学长的惋惜之情,他再度低头去瞧自己的鞋尖以酝酿允许探视后面对从未谋面学长时要说的话。
就在前日,为了弥补自己对于校学生会工作怠慢和毫无作为,他主动叩响了校长室的门扉。深思下提出的参与冬季校园巡察的申请受到批准,他当即跳脚,撑着面前对自己而言稍高的办公桌向对侧皮椅上的高大男人高声欢呼——“非常感谢校长!我最喜欢您啦!”以此般自己并未察觉不妥之处的问题言论表示感激。
“以往的冬日巡察的任务都是由小安库特来担任的吧?这次我要与他组队吗?”当他这么问时,男人作出的回应是沉思着的点头。
他当然知道安特库,虽然入学三年以来未曾见过这位高自己一年级的学长一面。实际上,全校的人多半都没能亲睹过这位同学的真容,却没有一位不知道他的存在。安特库三个字仿若某个人尽皆知却无法考证的校园传说,间或地出现在学生的闲聊交谈中。据法斯所知,这位安特库学长患有某种罕见却恶劣的病症,常年处于混沌的沉睡状态,曾有人与他提起过该病的详情,他仅模糊地记住了简称是以K为首的三个字母。不清楚为何,安特库只有在冬天会拥有长时间的清醒,春、夏与秋的他不知餍足地始终堕于梦境之中,而当冬季降临,空气被寒冷的因子侵蚀,细碎的雪花飘落漫天时,他却数天、数周、甚至于整月地清醒着无法入睡。据说他是校长的养子,在刚入学后不久便被察出患上此病。在那之后,他一年中四分之三的时间都静静地躺在高校附近的护理院内的病床上沉睡着,待到属于冬季的无比珍贵的清醒降临,他便离开病榻,脱下病服,披上厚重的外套担任起冬日里偌大校园的巡察者的工作。安特库从未在校内学生面前露过面,但有学生说在上课走神的间隙向窗外望去,看到了一个被雪所覆盖的花坛侧孤身一人行走着的、就将与白色的雪地融为一体的白色身影。
现在他要与安特库学长搭档组队了——这一想法让法斯莫名地感到紧张,却也心生期待。
紧锣密鼓地进行着的预备被人打断,肩膀冷不丁被拍了拍,他惶然抬头,便看见身着白衣的护士小姐指指臂间所夹的登记表,示意他已经可以探视了。

法斯紧贴着冰凉的墙体向前走去,步伐放得极慢,几近拖拽。惶恐兴奋之类感情混合翻腾无疑刺激了肾上腺素的分泌,他竟在并不温暖的冬日里生出了一身冷汗。然而终于站在门扉紧闭着的、居住着自己就将会面的前辈的病房前时,法斯意外地冷静了下来。他将手覆上房门冰凉的金属把手,深呼吸后一鼓作气地按下退开,迈进房内。
病房是白色。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地面——这是绝对性质上的、纯粹的白色,其中没有掺杂哪怕一丝的污浊和杂色,按理将常年住人居室即使是病房也该多少添些能增加生气的小装饰,但是这里显然没有。安特库的病房由绝对的白色构成,就连静坐在床上的他本人也是。
法斯凝视着病榻上的白色的少年。他苍白的短发因初醒而稍显凌乱,肌肤苍白得令人心惊,削瘦的未长成的身体包裹在宽大的白色病服中,微敞的领口遮掩下可窥见颈部优美的线条和锁骨。少年原本是侧身向一旁的窗户外眺望着,察觉法斯的进入后缓缓回过身来,低垂着眼睫,还残余着些许少年特有青涩的秀朗面容映入他的眼帘。他抬起眼帘——然后这病房便不再是纯粹的白了,名为安特库的少年静静地以他清澈通透的仿若名贵水晶的蓝色瞳眸注视着面前人,眼睫微颤。
法斯的呼吸在那刻停滞。
此后他又见了许多拥有好看眼睛的人,但唯独这一幕——白色的少年在白色的房间中轻轻眨动绮丽的蓝眼睛,眼底藏进了耀眼星辰似流光溢彩。
唯独这一幕,他久久地不曾忘掉。